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非酋變歐之路 > 第十一章 反感

第十一章 反感

  她其實很清楚那些難民們一個個都是對凌霄尊重,雖然凌霄本人并不怎么出現在難民人群中,畢竟她現在處于守孝中,按說不可以外出中。

  但那些難民還是知道吃喝什么主要是凌霄派的人負責,這導致她在難民中的心里很有地位,讓陶寶珠是心里不忿。

  是她心里一直感覺不滿意的原因,在陶寶珠看來堂姐有這能力,絕對能讓她過上更多的生活,沐浴小菜一碟。

  要是凌霄抹不下臉皮,那么她就有機會好好沐浴一番,可她發現堂姐這人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感覺。

  陶寶珠一下子慫了,有些怕堂姐根本就不管她,那么真的是會出問題的,才會馬上服軟。

  此刻的她自然是沒有察覺到一件事,其實凌霄剛才的話是帶著幾分恐嚇的意味。

  雖然陶寶珠這個熊孩子很討厭,但凌霄沒有打算扔下她,陶寶珠還小。

  雖然不會慣著她,但絕對不會隨意拋棄任何一個人,尤其這個時候。

  當然如果她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話,那是絕對不會搭理。

  就這樣陶寶珠的反抗輕輕松松的被凌霄給破解掉。

  顯然這一次對陶寶珠的教訓還是很深刻的。

  在這之后她一般不敢在明面上對著干。

  也不敢輕易做出來翻白眼。

  被凌霄指出來這種行為很不禮貌。

  這段時間玉真一直是觀察著二房的奴仆。

  就是跟著方嬤嬤的那幾個仆婦竟然是開始抱怨。

  當著陶寶珠的面兩個人故意說大娘子這人也太獨斷專行。

  也不想想他們三個人沒有了爹娘,以后都是靠叔叔嬸嬸生活。

  那么有什么好自傲的?將來姐弟還不是要依靠嬸嬸出面談婚論嫁?

  陶寶珠聽了她們的話后感覺有理,再一次自我膨脹一番,被凌霄直接給撅回去。

  從玉真那里知道情況后凌霄有些被氣樂,這年頭還是有人狐假虎威,想要占大大的便宜。

  為了預防萬一她就告訴陶寶珠:有些人就是很賤,之前就是一直跟著方嬤嬤和紅玉,現在還找事。

  陶寶珠還是有些腦子的,自然是知道堂姐一定是抓住方嬤嬤的什么把柄,那么她當然是不打算聽挺美的話。

  而凌霄則直接就把那幾個愛嚼舌頭的仆婦叫過來,問了幾句話后就告訴她們,她們以后自己去找食物,凌霄不管了。

  那幾個哭哭啼啼地求饒,凌霄笑瞇瞇地說:“為什么要求饒?你們在說話時不都是一個個很能說?怎么看都感覺要是沒有了你們,陶家人該怎么活?”

  “請大娘子放過奴婢們,以后一定會不隨意傳言。”“再也不敢了。”好幾個人都是求饒,要知道之前二房都是壓在大房頭上,那么如今反過來,她們當事人心里實在是不舒服。

  要知道之前的方嬤嬤是自認為代表姐弟兩個人的親娘,一向是在大房的大郎夫妻那里都是不打怵,看上去恭謹,其實根本就不怎么聽大房的話。

  一直是我行我素,那么她們幾個人跟著的人自然也是這樣,洪水到來后她們很快就發現方嬤嬤被大娘子教訓了一番。

  方嬤嬤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她們是完全不知道的,那幾天她們一個個都是不敢和凌霄對著干,生怕下一個是他。

  可后來隨著人口的增加,那些難民還以為她們是凌霄手下的,紛紛說好聽的話,讓她們的心有些膨脹。

  而且大房的大人們都死亡后按著規矩幾個孩子要跟著二房,那么她們覺得二房的人根本不要怕。

  大房應該怕二房的人,不單單是二房的主人,還要賄賂她們這些奴仆,不然就讓他們好看。

  她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凌霄直接就把那幾個仆婦趕出去,至于她們想要到哪里去隨便。

  陶寶珠知道后整個人變得沉默起來,幸虧還有一人不喜歡說話留下照顧陶寶珠。

  經過這一次后陶寶珠整個人有些畏懼凌霄,基本上不敢輕易在她面前出現。

  凌霄對陶寶珠的態度是淡淡的,根本就不在乎對方對她有什么想法。

  她讓阿武多關注一下原主的兩個弟弟,注意安全問題。

  要知道難民里什么樣的人都有,必須要小心一二。

  櫻桃雖然很細心,但沒有什么武力值。

  幼兒期的孩子是最需要關注。

  而凌霄想起來之前自己煉制的法寶。

  決定拿出來,趁著阿武外出找尋食物的時候。

  將之前在木狼星煉制的凡人可以使用的車子拿出來。

  在煉制時車子的外表采用好幾種樣式,有一種是古代車型。

  整個車的外表看上去很是平常,但相對與一般車來說要輕快很多。

  其實這個看上去十分平常車子是可以減震,畢竟車輪并不真的是木制的。

  但考慮到無法解釋怎么做到防震,現在的時代又沒有什么彈簧之類的東西存在。

  凌霄最終是讓車子的震動小點,過后凌霄就讓原主的弟弟和陶寶珠分開,原本就是姐弟三個人的。

  后來硬是擠進去陶寶珠姐弟兩個人,陶寶珠還非要占最大的地方,讓凌霄休息時都不得不蜷縮成一團。

  反正大房、二房兩家人將來就是面子上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待在那里,讓自己活得是很不自在,凌霄帶著東西去了另一輛車子。

  再說陶寶珠被凌霄毫不客氣拒絕后,發現自己身邊的人被趕走,自然以為那是凌霄的報復,心里很擔心。

  她有些懊惱自己太沉不住氣被堂姐抓住把柄,跟著堂姐把自己親弟弟和他們分開,這個讓她有些慌。

  來自京城的她一向是有些自傲,回到族地后發現凌霄不在意,就想要打擊堂姐,拉攏那些小娘子。

  但還沒有取得最后的勝利洪水就來了,后來發生的事情讓她知道堂姐比她想象中還要厲害。

  經過一連串打擊的她是有些反思,只怕堂姐做的事情會和一般人想象的不太一樣。

  她無法和堂姐比,現在只能是寄希望于自家父母親,能夠會派人來找尋他們。

  只是她的心里還是不喜歡堂姐,感覺有了堂姐,她就是一個小可憐。

  他們一行人走走停停,才算是離開這受災最嚴重的地方。

  有了不少人煙,那么凌霄就讓他們大家是各自離開。

  而那些難民們有人是打算就在附近等著救濟。

  也有人要離開這個州,去投奔親戚。

  凌霄則派人去拿到相關的證件準備去京城的別院。

  那些難民在離開前大都是很感謝,因為他們大都是最弱的一群。

  沒有陶家他們有可能在路上就起不來,凌霄沒有多說,祝一路順風。

  凌霄帶著人去了京城的別院,這是原主親娘留下的嫁妝,那里是大房的家。

  到了京城后就順便把堂妹堂弟送回去,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二房的人,早早送走好。

  凌霄在路上琢磨著怎么辦?陶家的祖田是跑不掉的,但也輪不到她出面,陶家自然是有人去處理。

  以她的感覺種田是發不了大財的,因為在這種主要是依靠人力種植,卻有沒有搞專門研究的社會里,種田就是屬于靠天吃飯。

  想了一下她暫時沒有打算買些土地,一是沒有沒有太多的錢財,二是土地應該屬于那種人人搶著要的,一般應該是沒有機會買到好的。

  在凌霄盤算著事情時,京城陶家的人也知道了事情不對,“什么發大水了?”李氏一聽有些急眼,要知道她可是生了三個孩子。

  結果大郎還沒有等到成年就夭折了,讓一直以為自己有本事生了一個長孫出來的李氏大受打擊。

  她在一怒之下把那些服侍大郎的奴仆都打個半死,最終賣掉,但兒子大郎還是活不過來。

  好在是她后來有生了一個小兒子,簡直那就是她的心頭肉,恨不得捧在手里保護。

  后來婆婆來信讓他們把孩子送回去,說是公公現在特別想念孫子孫女。

  就連討厭的大房孫子輩的都占了不少便宜,婆婆看了后心痛。

  一聽說能夠多撈錢,李氏自然是相當的心動。

  要知道國人一直是長子繼承制,

  按著規矩家里的財產大是要給嫡長子。

  作為嫡次子可以走走關系,在一些地方沾光。

  但在繼承權上無法做出更改,但長輩的私產則是可以。

  夫妻兩個人為了錢財。最終選擇讓兒女回去一起去沾光。

  但他們夫妻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族地那個地方里竟然發大水。

  李氏聽了這個消息之后,一下子撅過去,她絕對不會想著讓兒女送命。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她寧可孩子們沒有去,有錢和有命做一下選擇:要命。

  她的兩個孩子這就是去送命,還是被他們做父母親的送過去,這怎么不令李氏傷心絕望?

  雖然這時候就算是正房夫人沒有孩子,一般也不會影響她的生活,但絕對不會有太好的日子過。

  所以李氏在叫了一聲“兒啊”后就昏過去,后來等郎中給看了之后說:“夫人應該是內急攻心,思慮太多,好好調養一番。”

  等李氏清醒后默默地流淚,她咬著牙齒,怎么會走到這一步?要是早知道,她根本就不會讓兒女去爭什么財產,她只要他們活著就好。

  現在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她緩緩地坐起來,自然是發現她的夫君不在,畢竟除了她這個妻子外,還是有好幾個妾室的,他自然不會一直陪伴著生病的妻子。

  她是早就知道這種可能性,但在看到這一幕時李氏還是感覺很不爽,這是他們夫妻兩個人的孩子,按說兩個人應該是相互安慰一番,而不是裝作不知道,可恨!

  李氏的臉扭曲了一下,在她心里兩個孩子,尤其是小兒子最讓她惦記,到了這時候她需要安慰,卻根本沒有,這怎么不令她痛恨他們。

  她當然不知道也不會認同陶大人的想法,他是在意嫡子嫡女,但那些庶子庶女也是他的孩子,在難受程度上是有所區別。

  在他想來反正還有其他孩子在,就算是李氏以后再也生不出來,找個機會把一個庶子記在夫人名下就是。

  就算是對夫人有個交代,好在是他還沒有說出來這個自認為很好的打算,他還無法確定孩子生死。

  幸虧他在妾室王氏的服侍時說出來自己的想法,王氏一聽大驚,作為妾室很明白李氏的想法。

  要是李氏知道陶二郎的想法,只怕是會想著把庶子們統統宰了,所以這個想法絕對不行。

  王氏就連聲說:“不會的,二娘子、八郎一定會很好的,說不定會被人救回來的。”

  陶二郎一聽也是,現在還沒有確定,妻子知道只怕是氣壞了,暫時不提為上。

  李氏坐起來后一直盯著的大丫鬟很快就注意女主人醒過來,趕緊上前。

  先是給李氏披上衣服,接著才十分輕緩地扶著李氏下來。

  同時問:“夫人,會不會口渴?要不要吃點東西?”

  問話的大丫鬟叫春英,她長得一臉的憨厚。

  其實心思很巧,一直得到李氏的看重。

  此刻李氏是滿心不高興。

  她想要靜靜,心里十分暴躁

  任何在她耳邊說話的人都是很煩。

  她心里有一團火,讓她想要讓春英滾。

  此刻的春英仿佛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李氏的憤怒。

  她輕輕地說:“夫人,就算是有洪水并不等于一定會出事。”

  “夫人要趕緊好起來,就可以讓人去找尋寶珠娘子和小郎君兩個小主人。”

  李氏原本暴怒的心態一下子放松下來,對對對!消息上只是知道那里出現看洪災。

  根本就沒有開始找,將來要是沒有找到尸體,就意味著他們又可能活著,她絕對是不想著他們會死。

  他們應該還活著,等著派人去救,李氏一下子渾身都是力氣,整個人感覺又活過來。

  而春英偷偷松了一口氣,看都不看剛才被李氏掐住的有些痛的手腕。

  凌霄自然是不知道有人來找人,她根本就沒有遇到那些人。

  她帶著人進入別院,其實這個別院并不怎么太大。

  一個小莊子,但怎么也好過一直在車子上。

  被迎進來村莊后凌霄從車上下來。

  看著有些低矮的房子。

  還真的是比較差。

  上一個仙俠世界要好很多。

  看看別院的四周都是一些泥巴路。

  要是下起雨來只怕是不好出門,很鄉下。

  好在是她曾經住過山洞,一對比后可以接受的。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