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小說 > 奪還者 > 第四百二十章 對策本部(第一更)

第四百二十章 對策本部(第一更)

  隨著一陣不緊不慢走下樓梯的腳步聲,一位氣質不凡,梳著隨性棕褐色頭發的中年男性出現在我眼前,還留著象征那個年紀的小胡子。

  見到那人到來,神崎立馬站起身來,恭敬的朝他鞠了一躬。

  那人來到桌前坐下,面帶微笑的看著我:“你就是施凡?”

  由于想著書中的情形和那人的相貌進行聯系,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遲疑片刻后才回答道:“啊……對,是我,您應該就是柏木泉吧?”

  對方點了下頭:“沒錯,你的事情我已經有所耳聞,當然是周君告訴我的。”

  “哦……”我突然顯得有些緊張,因為柏木泉那種自帶的氣場,有很強的壓迫感,不愧是這個國家政界的官員。

  “實在抱歉。”他看了下已經坐回椅子的神崎,“由于我現在身份的特殊,有些事情不方便親自出馬,所以基本上都讓神崎代為效勞,包括這次行動的參與。”

  “沒事,我能理解……”我頓了頓,“不過這次我們是想拜托您一件事。”

  于是我和神崎將三神器就是其中三塊神木,以及自己的意圖告訴了他。

  柏木泉聽完沉默了一陣,才說道:“傳說中三神器是至高無上的寶物,由歷代作為天照大神后人的天皇保管,可以說是日本的象征,傳聞一旦有誰目睹神器的真容,就會觸發神跡,所以歷代天皇只負責妥善保管,就連他們自己都不曾見過神器的真正樣子,這種情況下,很難做到讓對方愿意借出。”

  “說白了就是怕到時候被調包唄。”我直言不諱。

  柏木泉笑著點了點頭:“不過……眼下的形勢官方還是非常重視的,更是已經成立了緊急事態對策本部,如果由本部出面相借,倒是不無可能。”

  “你和那個本部熟嗎!?”我不假思索的問。

  “其實本部的最高指揮官,你也許聽說過。”

  “誰?”

  “霧隱鶴子。”

  “你是說那個女忍者!?”我回想著書中的內容,“她是天皇直屬特別機構的人,實力了得,這么說來,成為什么最高指揮官也就不奇怪了。”

  “不止如此,她其實是皇室與政界的橋梁,同時服務于兩者。”

  “你作為政界官員,不是也和天皇很熟嗎?”

  “那不一樣,我和天皇陛下只是私下里的交情,并不直接為他服務。”

  “我明白了。”我想了下,“只要找到霧隱鶴子,讓她以對策本部的名義,向天皇借用神器就行了!”

  “但無法保證一定就能成功。”柏木泉若有所思,“只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萬一不行,你們可有什么打算?”

  我于是將現在兵分三路的事情告訴了他,他聽后哈哈一樂:“真是簡單粗暴啊,可勾玉是在天皇府邸,想要用這種方式怕是行不通了。”

  “那怎么辦,你能幫上忙嗎?”我急切的看著他。

  “再說吧。”他頓了頓,“總之我先幫你聯系下鶴子,如果有可能的話,說不定你們還能直接進入本部,要知道這里的官方并不排斥外來助力,畢竟大家都明白目前的處境。”

  在與柏木泉和和子婆婆暫時道別后,神崎帶著我去了他的住所,這兩天我先住在那里,因為東京離“奪還者號”所在的青木原樹海路途相對遙遠,有事情來回奔波非常不方便,更何況那片樹海里有著數量驚人的獠獸,總不能來回都要殺怪吧。

  那里是一棟非常普通的五層樓公寓,位于東京市郊,神崎所住的那間在三樓靠東邊位置,進門后里面的布置非常的豪華和現代化,這和柏木泉的家有著天壤之別,據神崎介紹,公寓的每一套房都是相同配置,他自從大學畢業后,就住在了這里,是柏木泉給他安排的。

  “他對你可真是夠好的。”我一屁股坐上舒適柔軟的沙發,慵懶的半躺著,“親兒子也就這待遇了吧。”

  神崎給我抵過一杯水,在我對面坐下后說道:“是啊,所以我很感激他,他對于我來說,就像自己的父親,本來他是不想讓我參與奪還者的事情的,可現在這種情況再發展下去,誰都無法獨善其身,既然如此,總得有人挺身而出。”

  說到這里,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晗欽打來的,除了問我目前的情況外,還向我說了一件事,原來熱田神宮和伊勢神宮中所保管的神器,在事態嚴重前,早已被官方秘密運去了東京,并且和勾玉一起,存放在了天皇府邸。

  看來官方也知道在如此的混亂下,兩座神宮已經不具備保管神器的能力,所以才把三樣東西全都放在一個目前最為安全的地方,既然如此,可想而知如今天皇府邸的戒備有多么森嚴,如要硬搶的話免不了惡戰,輸贏暫且不論,更主要的是會讓奪還者的形象更加不堪,不僅是恐怖分子還成了強盜,真要那樣做的話老爹的棺材板肯定是按不住了。

  忐忑了一整晚后,大清早神崎敲開了我的房門,冷峻的表情中帶著些許激動:“對策本部邀我們過去!”

  “什么?”我感到無比的不可思議。

  神崎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老師剛才打來電話,并將本部的地址和相關事項發給了我,要我們趕快過去!”

  如此令人振奮的消息,激動的我僅用了三分多鐘的洗簌,便和神崎一道出了門,驅車趕往指定地點。

  來到東京霞關,那里是日本行政機關的集中地,周圍到處是戒備森嚴的政府大院,車子開到其中外面掛著“警視廳”牌子的大院門口,幾名守衛走上前來,要我們出示證件,神崎非常自然的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張類似身份證的卡片,交到他們手上,對方看后立即放了行,交還后朝我們深深鞠了一躬。

  “這是通行證?”我好奇的問道。。

  “算是吧。”他略顯神秘的回答。

  在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后,在人行出口處,已經有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人等候在那里,脖子上掛著職員胸牌,名叫丸山見雄,職務是警部補,見到神崎和我后,非常客氣的幫忙按下電梯,而后與我們一起進入,卻不說話。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