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夏幕晚空 > 第十五章 揚湯止沸(9)

第十五章 揚湯止沸(9)

  “那祝愿小姐也得嘗所愿,覓得如意郎君。”司徒晚空行禮之后,便欲往廟中走去,卻被那小姐伸手攔下。

  那小姐露出一絲詭笑道:“姑娘即無所求,又何需進去,縱然這只是一座山野小廟,也奉勸姑娘還是多一份敬意吧。”

  “敬誰?敬你嗎?”唐燚忽然從司徒晚空身后站出來,同樣冷笑道。

  “哼!井水不犯河水,二位又何必咄咄逼人呢?”那小姐的聲音明明還是一樣,此刻卻讓人聽出一絲驚悚之感。

  “不進廟也行,那還請小姐指點一二,我們只是誤入,該如何回去呢?”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司徒晚空自然也不再掩飾什么,直說目的。

  “誤入?”那小姐先是一滯,后又嫵媚地笑道:“姑娘說笑了,這里若非有心,又豈能誤入。”

  “為什么不能?”司徒晚空問。

  “你當真無所求嗎?”那小姐不答反問,說著伸出一只纖纖玉手,一把握住了司徒晚空的手腕。

  司徒晚空看著她的眼睛,聽著她的聲音,不知為何突然有一絲恍惚,等反應過來時,已經被那女子抓住了手腕。本能地想要掙脫,卻發現居然一下子沒有掙開。

  唐燚很快發現情況有異,眼眸一暗,便沖了上來想拉開司徒晚空,卻被旁邊的小丫鬟給擋住了。

  此時法力都被壓制了,唐燚心中一團怒火而起,但又一時別無他法,只能暫時單靠招式,居然與一個小丫頭纏斗了起來。

  那邊即已出手,司徒晚空自然也不會干看著,同樣伸手出招。但剛才被握著的手腕卻狠狠一緊,劇烈的疼痛感幾乎讓她脫力。低頭一看,握在自己腕上的,哪里還是一只素凈的手,而是不知何時變成樹枝纏繞了好幾圈。

  “讓我幫你看看,你的內心渴望與恐懼到底是什么?”那小姐還是掩嘴而笑,只是笑得讓人心中發慌。

  司徒晚空雖是失了靈力,但又豈是好欺負的。臨危之時反而淡定了,明顯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情緒順著手腕上的樹枝正向自己蔓延而來,直擊心頭,讓人不由得又怕又懼。便知道那妖邪是想侵蝕自己的內心,于是趕緊靜心、凝神、收斂氣息,抽出自己的長生一劍斬出,毫不客氣地將那小姐化成枝條捆在自己腕上的那條手臂,給斬斷了。

  接著,便響起尖銳刺耳的嚎叫。

  “啊!!!”那小姐退出一丈遠,雖被斷了臂卻無鮮血流出,傷口處只是空洞發黑的一團而已。

  “小姐!”那丫鬟見主人受傷,一時分心,又被唐燚毫不客氣地一腳踹飛出去。

  “你沒事吧?”唐燚居然和司徒晚空同時朝對方問出這句話,后又彼此相看一眼,會心一笑,再一起答道:“無事。”

  “看來,我們已經找到出去的路了。”司徒晚空道。

  “沒錯!”唐燚臉上又恢得了痞痞的笑容。殺了眼前的樹妖便能出夢了,但同時,又有一絲疑慮涌上心頭——通心鏡!又在哪里?

  若在這樹妖身上,恐怕她持有那樣強大的法器,想要殺她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而且,還有司徒晚空也在這里,要怎樣避開她,取回通心鏡呢?

  “是你們逼我的!”那受了傷的樹妖如發了狂一般,除了身體的軀干和頭部,其他部位皆化成了無數利箭向唐燚和司徒晚空飛來。

  二人見狀,只能上下翻飛,單靠身手來躲避那如雨淋般而來的箭矢。

  好不容易一陣槍林彈雨般的飛出的木箭結束后,司徒晚空抓住一個空擋,雙腳落地,足尖一點,提起長生便飛身朝中間的樹妖而刺去。

  那樹妖的枝條雖多,也長,但正因如此,一時間要迅速收回卻也是不易,因此眼看長生就要刺中她的心臟之時。旁邊的那個丫鬟卻突然沖上前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這一劍。

  長生筆直且鋒利的刺穿了她的心臟。

  “小姐……”名喚圖兒的小丫鬟大約也沒想到,刺穿自己的是一把神兵,縱然這是在她主人所建筑的夢中,卻依然還有著如此強大的靈力。

  絕望地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連眼淚都未來得及流出,下一刻便化為了灰燼。

  “圖兒?!”眼看自己丫鬟為自己而死,那樹妖已是連最后的人形也丟掉了。終于露出了那張披著樹皮,卻又是蠕動不已黑乎乎的一團肉,連哪是身體哪是臉都已經分不清楚。開始瘋狂地甩動著她的樹枝,如長鞭一般密密麻麻地在空中抽著。

  司徒晚空眼見一根樹藤迎面抽來,不得已只能向后翻出幾個身形,落回原地。

  “你沒事吧?別在用它了!”唐燚看到司徒晚空的嘴角又有鮮血溢出了,也不難知道,她手中的利刃在她無靈力駕馭的情況下,是非常耗損她元神的。

  “無妨,小心!”

  司徒晚空與唐燚一邊閃躲空中不斷揮舞著的藤條,一邊找機會能進那樹妖的身。她也知道,除了能夠一擊即中的情況下,最好不要再貿然使用長生,自己目前的身體狀況確實經不住幾次了。

  就這樣,兩人與那樹妖隔空僵持了好一會,唐燚紅衣在空中不斷翻飛著,但他的眼神卻越來越冷,周遭的氣壓也越來越低。因為側眼時,他看見司徒晚空的小臉上已是越發蒼白,知道她此時一定是忍著傷痛。

  正在這時,樹妖不斷抽動的藤條下面居然同時放出一排木箭,極其尖銳。

  唐燚和司徒晚空俱是一驚,雙雙避開落地。眼看這密如雨下的藤鞭與木箭迎面而來,而這空曠的草上根本躲無可躲。根本來不及多想,司徒晚空只能又抽出長生,以揮出的劍氣在自己與唐燚面前開出一道劍流,似展開了一道結界屏障,才將二人護住,沒被扎成刺猬。

  司徒晚空也知道,此刻若是繼續這樣干耗著,只能等死!

  于是,集中全部念力放于手中的長生之上,心中默念道:長生!此時,定要與我共生死!

  便用盡全身力量,與手中長劍合而為一,在這幾乎密不透風的鞭林箭雨中,筆直殺出一條路,帶著一股強大的劍氣飛身躍向了那樹妖的本體。

  果然,那些擋在眼前的木箭與藤鞭在長生的劍氣之下根本無用,碰之,則如摧枯拉朽一般碎成了粉末。

  長生直逼那樹妖的命門之處,一劍刺入!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聲金屬相撞之聲,擦出的尖銳刺耳‘鐺……’一聲,幾乎讓她下意識就想收回長生,捂住自己的耳朵。

  司徒晚空還舉著長劍懸橫在空中,長生的劍氣斬開了所有的東西。同時,也讓她看見了,擋在長生之前,讓她無法刺入的——居然是一面鏡子!

  下一刻,那被長生直擊正中心的鏡子里,金光閃出,帶著無法言述的強大靈力,把司徒晚空震得飛了出去。

  在那鏡子里所射出劇烈的強光下,司徒晚空一度失明看不見東西了,眼前只有一片雪白模糊,只依稀辨別出一道紅影閃至自己跟前,還沒有看清楚,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阿燚,是你嗎?

  沒想到,他的懷抱竟如此溫柔且寬廣。

  司徒晚空終是再無力氣,又從一片白茫茫中,陷入了一片黑暗……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