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這個魔帝不差錢 > 第115章 盤龍掌!

第115章 盤龍掌!

  剛剛說完,舒令就后悔了。

  電話那頭也足足沉默了五六秒,這段時間給舒令的感覺就仿佛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終于,暴風雨來了。

  “舒令,你連那么的小的孩子都不放過,你不得好死!”

  舒令還是第一次見到任落情爆發的樣子,果然和任雨瀟敘述的那個姐姐有了幾分相像。

  “其實這是個誤會......”

  “還有什么好誤會的?你都讓我妹妹和你一起睡了,真怪我以前眼拙,竟然沒看出你是這種人!”

  舒令只感覺任落情越說越嚴重,到后面,仿佛自己就是千古罪人。

  但自己真的無辜啊。

  舒令把手機丟到了副駕駛,里面不斷傳來任落情的聲音。

  舒令也懶得管,一腳加速,直接向著桂碧園而去。

  回到別墅之后,才開門,舒令就看到了愁眉苦臉的任雨瀟。

  低頭一看,發現手機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被掛斷了。

  “這個忙我幫不了了,還是你自己跟你姐姐解釋吧。”

  舒令把手機丟到了對方面前,說道。

  聞言,任雨瀟嘴頓時一癟,連忙來到舒令面前,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

  “大叔,要是我被姐姐抓回去的話肯定會落得個半死的下場,現在只有你能救我。”

  看著對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舒令頓感無奈。

  “你要是再不給你姐姐好好解釋的話,我就變成千古罪人了。”

  舒令這次不會向對方妥協,走出客廳,來到了院子里面。

  見此,任雨瀟才只好拿起了手機。

  這個時候正是月光灑落之際,舒令也不浪費時間,直接盤腿坐下。

  有了昨天的經驗之后,舒令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了修煉魔氣之上。

  如今他才躋身九星武者行列,面對那幾個大勢力的高手,舒令也有了抵抗的能力。

  舒令怕的當然不是那些九星武者,而且為數不多的地武境高手!

  只有地武境,才能對舒令的生命造成威脅。

  一眨眼時間,四個小時已經過去。

  舒令緩緩睜開眼睛,今天戰斗消耗的魔氣已經全部補充回來了。

  也不急著繼續修煉,舒令緩緩站起身來。

  在舒令腦海中,一本古書悄然出現,上面印著幾個燙金大字。

  盤龍掌!

  這是戰技!

  在人類世界的修武者之間,戰技便是寶貝,就算是三家兩幫的掌舵人見到,都會拼命爭奪。

  修武界中的功夫和戰技都分為四個品階,天地玄黃!

  況且舒令手上的還不是品階最低的黃階戰技,而是一本玄階低級!

  這要是讓別人知道,還不得讓人類世界的修武者打破頭!

  明天那場鴻門宴,舒令無論如何都會去,他可以肯定,到時候絕對有高手埋伏。

  所以舒令必須有個一技傍身!

  那種關鍵時候絕對不能動用魔氣!

  簡單翻閱了一下戰技之后,舒令就閉上了眼睛。

  靈力隨即從舒令的丹田內涌出!

  順著經脈,直接匯聚在了舒令掌心!

  “靈力離體!”

  舒令冷喝一聲,掌心之中的靈力團隨即脫離舒令掌心。

  但只是一息時間,靈力團直接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連最基本靈力離體都做不到,這戰技還要怎么修煉?”

  舒令頓感無奈。

  玄階以上的戰技都需要修煉到地武境,掌握靈力離體之后才能習得。

  武者能夠修煉的時候黃階。

  但那種垃圾,前世的舒令甚至看都懶得看一眼,甚至就連這唯一的玄階戰技還是舒令沒有來得及遺忘的!

  “既然不能離體,那就在掌中釋放!”

  舒令沉聲道。

  下一刻,舒令體內的靈力再次調動了起來。

  這一夜,不僅舒令沒睡,任雨瀟也沒睡。

  剛才一通電話,任落情給她規定了最后的返回時間。

  明天早上。

  經過任雨瀟好一通哀求之后,任落情最后才終于松口,明天早上和舒令再談一次。

  反正任雨瀟也成年了,只要舒令可以確保她的安全,任落情可以讓任雨瀟在外面闖蕩。

  但是見到舒令現在聚精會神的樣子,任雨瀟不敢上去打擾。

  天初亮的時候,舒令才終于停了下來。

  “盤龍掌!”

  舒令突然冷喝一聲,一瞬之間,靈力直接聚集在舒令掌心之中。

  而且隱隱有龍吟傳出,一掌落在地面之上。

  柔軟的土地瞬間凹陷下去半米,舒令身體也一踉蹌,差點沒站穩。

  從泥土從抽出自己的手臂之后,舒令嘴角一抽,這一招的確強,但下次最好換個地方試驗威力!

  “你們那邊情況怎么樣?”

  舒令摸出自己備用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昨天一晚上一直有人在附近徘徊,有幾處地方也在對峙中,不過對方遲遲沒有動手。”

  “對方派來的都是什么實力?”

  原本舒令還以為昨夜的雷州平靜不了,卻沒想到對方動都不動!

  “實力很強,光是天富大廈這邊,我能夠看穿修為的就有十多個,都是五六星的武者,還有幾個修為更高,我根本看不穿。”

  毒狼的聲音傳來。

  “那好,繼續守著,挺過今天就沒什么問題了。”

  舒令眉頭緊鎖。

  對方越是這樣不動,越讓舒令有點擔心。

  這根本沒理由了。

  自己都欺負到他們頭上了,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大叔,我姐姐讓你給她打個電話。”

  舒令才走進客廳,就見到任雨瀟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算了,昨天才被你姐姐罵了一個多小時。”

  舒令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對方。

  以前他一直以為任落情只有一點強勢,畢竟還有一個需要照顧的妹妹。

  但昨天直接刷新了他對任落情的認識。

  這那里是一點強勢?

  以前只是自己沒有觸碰到對方逆鱗!

  “大叔,你放心吧,我已經和姐姐說好了,只要你承諾可以保證我的安全,她就讓我繼續留在雷州。”

  任雨瀟一臉真誠。

  舒令注意到任雨瀟略顯憔悴,雙眼下還留著兩團黑眼圈。

  “你昨天沒睡?”

  舒令好奇的問道。

  任雨瀟點了點頭,“昨天我一直在等你結束,誰知道你在哪里挪都不挪的就是一個通宵。”

  任雨瀟嘴一癟,看到對方這樣,舒令也有點心疼。

  “手機拿來吧。”

26选5技巧 河北体彩11选五复式玩法 股票分析师招聘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 中国福州彩票快乐十分 北京十一未来城学校官网 河南福彩快三大小图 左右棋牌骗局 11选5每期必中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海南环岛赛彩票五个都中多钱 2020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上海期货配资网 东方6 1中3 1多少钱 山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贵州快三查询别出号码 技巧时时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