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這個魔帝不差錢 > 第116章 前往酒會

第116章 前往酒會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任落情的聲音。

  “現在雷州到底是什么情況,你穩定沒有?”

  任落情的聲音隨即傳進舒令耳朵。

  “快穩定了。”

  “什么意思?”

  任落情疑惑的問道。

  “你放心吧,雨瀟既然找到我,我就不會讓她有危險的,而且她也不小了,是應該出來闖一闖了。”

  舒令知道對方擔心任雨瀟,所以干脆對癥下藥,把話往點子上說。

  任落情沉默了一會,才說道:“舒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任雨瀟是我唯一的妹妹,我不能讓她有任何事情。”

  “放心吧,在雷州,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她的,我用我自己性命擔保。”

  不僅任落情,站在舒令身邊的任雨瀟也被舒令這句話觸動了,很顯然,這兩姐妹沒想到舒令會說這句話。

  對舒令,任落情是絕對信任的,畢竟自己這條命都是舒令救回來的。

  而且她也相信舒令有那個實力。

  兩人談了十多分鐘,最后才終于掛斷了電話。

  看著放下手機的舒令,任雨瀟還沉浸在剛才舒令的那句話中。

  看樣子,舒令已經把自己姐姐說通了!

  “怎么樣了?”

  任落情睜著大眼睛,問道。

  “還能怎么樣,以后你不準亂跑了,你的活動范圍只有光潤大廈和這里。”

  舒令收回手機,從一旁取過自己外套,披在身上之后向著門外走去。

  “為啥啊,大叔,為啥我就不能亂跑了。”

  見到舒令說話說半頭,任雨瀟著急了,連忙跟上舒令。

  半路上舒令給任雨瀟解釋了一下自己和任落情兩人商議的結果,雖有不滿,任雨瀟最后也只好妥協。

  到公司之后,任雨瀟屁顛屁顛的跟在了顧淺淺身后。

  公司才起步,這幾天顧淺淺都很忙,所以她索性暫住在公司幾天。

  舒令則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舒令注意到艾米麗也很快進入了狀態,對方不愧是學文秘畢業的,處理起文件十分專業。

  雖然一上午從舒令辦公室多次走進走出,但也顯得有條不紊。

  有這樣一個大美女在身邊,舒令心情也是極好。

  但是想到晚上的青年酒會之后,舒令目光一沉。

  “來看看今晚誰給誰驚喜吧。”

  舒令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眼底寫滿了自信。

  他打了一個電話,才剛剛接通,就對電話那頭說道:“今天晚上江津大酒店,有好戲看。”

  電話那頭,江無心一臉茫然的看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眉頭一皺。

  “這個家伙,總是突然給我驚喜,我還有話想說呢......”

  “江隊,處長找你。”

  一個穿著和江無心一樣款式制服的男子來到了辦公室的門口。

  “找我?做什么?”

  江無心疑惑道。

  “應該是和舒令有關。”

  “和舒令?”

  江無心的目光一凝,對方可是雷州武安部最高管理者,難道也對舒令有興趣嗎?

  “那家伙是不是又背著我做什么壞事了?”

  ......

  時間飛逝,轉眼夜幕即將降臨。

  表面上平靜的雷州城實際已經風起云涌,不少勢力,在這個時候動了起來。

  一輛輛豪車從雷州各個集團駛出,向著江津大酒店而去。

  那里是雷州頂級的酒店,在這種地方舉辦酒會,也絕對是雷州最頂級的。

  這種酒會,不是你有錢就能去!

  “大叔,你就讓我去吧。”

  任雨瀟緊緊抱著正準備離開的舒令的手臂,楚楚可憐的看著對方。

  但舒令根本不為所動。

  “我和你姐姐已經說好了,絕對不能讓你去那種危險的地方。”

  之前舒令還打算讓任雨瀟一起去,但是經過任落情的兩通電話,舒令只好改變了這個注意。

  “顧淺淺,艾米麗,你們看好她,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好!”

  兩人答應了下來。

  在她們眼中,任雨瀟和其他小姑娘沒什么區別,兩個二十好幾的姐姐就不相信看不住一個十八歲的任雨瀟了!

  “放心吧,晚上睡覺之前我會回來的。”

  舒令理了理自己的領帶,直接走進了電梯里面。

  電梯門關閉的一瞬間,舒令的眼神突然變得冰冷了起來。

  今天晚上,他要給雷州的勢力們好好上一課。

  走出公司門,幻影已經停在了門口。

  舒令正準備上前,一個壯漢從駕駛位上下來。

  壯漢面容堅毅,雙目就仿佛鷹眼一般銳利。

  他的頸部還有紋身,但絲毫沒有混混的樣子。

  只是往前一站,就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

  過路人見狀都是下意識向著這里看來,這到底是誰的保鏢,看上去竟然這么嚇人!

  “屬下毒狼,拜見舒哥!”

  看到舒令走出公司門,毒狼直接半跪在舒令面前。

  舒令沒有回應,上下打量了毒狼一眼。

  毒狼已經今非昔比了,他離開濱海之后,毒狼就立刻去了盤龍灣。

  卻沒想到一修煉就是一整天,而且一天時間內,毒狼就晉升二星武者。

  接下來的兩周時間里面,毒狼天天在盤龍灣修煉,有空閑的時候也是處理濱海的事務。

  如今被舒令一個電話叫來,毒狼已經修煉到五星境界了!

  “我們走吧。”

  舒令聲音響起,毒狼連忙起身回到了駕駛位上。

  “今天情況如何?”

  “他們還是沒動靜的,但有一處地方引起了小摩擦,暗閣的兄弟已經準備動手,但對方卻主動收手了。”

  聽到這話,舒令目光一沉。

  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讓那三個勢力不敢出手!

  “舒老板,我可以來蹭個車嗎?”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駕駛位的毒狼眼神一冷,頓時提高了警惕。

  舒令看了對方一眼,竟然是司馬馨。

  “當然。”

  舒令沒有多想,點了點頭。

  見到舒令的反應,毒狼才恢復了常態。

  “你怎么來了?”

  司馬馨上車之后,舒令才問道。

  “怎么,難不成你認為我這個司馬家的大小姐沒資格參加青年酒會嗎?”

  司馬馨臉上露出笑容,打趣道。

  “我是問你怎么來我這里了?”

  “我想這次你肯定也要去,所以就過來蹭車咯,不行嗎?”

  舒令無奈一笑。

  “行,當然行,不過就你一個人,能行嗎?”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