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靈契之主 > 第九十五章 散于迷霧

第九十五章 散于迷霧

  站在粗壯的樹枝上,夏蕭藏在茂密的樹葉里,目若獵食野獸,謹慎的環視四周。

  這片茂盛的幽深樹林四處皆可藏人,除了細微的樹葉沙沙聲,只有極遠方的獸吟打破死寂。應該是哪個倒霉蛋闖入了荒獸的領域,要么是荒獸死,要么捏碎令牌。

  夏蕭抬頭,樹梢上依舊布著淡淡迷霧,雖擋不住陽光,可令他視野受阻,只能暫定于此,久久沒有移動。

  之前進入符陣的一霎,所有人都覺得天旋地轉,夏蕭亦然,將原有的方向感都丟到九霄云外。因此,必須沉住氣,以不變應萬變,才能堅持到最后,抵御國老院姒營等人的沖擊。

  方圓幾里還算安全,夏蕭用木行之力查看過了,沒有荒獸靈藥波動,更沒人。

  對規矩十分熟悉的夏蕭懂得萬靈谷中的森林法則,雖然也是弱肉強食,可很少有人一開始就淘汰彼此。因為那五百積分,遠遠喂不飽野心。

  剛進入萬靈谷時,真正的強者們都會選擇隱蔽,然后打敗荒獸,找到靈藥,以此提升實力,或者探尋遺跡。等到第三個月初,才是大搖大擺的進攻時間,見到誰,便將其淘汰。那時的令牌積分除了原本的五百外,還有更多,這是一場智謀和實力的較量。

  俗話說,先養肥,再吃肉!

  夏蕭不屬于如上強者,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他比較特殊,因為國老院的人從進入萬靈谷的那一刻起便開始找他。

  正如夏蕭預料,姒營及手下四人正大張旗鼓的尋找著他的蹤影,與其擦肩而過的參賽者嚇得雙腿發顫,可還算幸運,他們沒淘汰自己。

  半日后,夏蕭出發,在極大的叢林里尋找靈藥,總不能閑著。

  這還是夏蕭第一次和舒霜分離,他有些不習慣,可也注意到自己對她的依賴。

  一邊尋找靈藥,夏蕭一邊注意著荒獸的動靜。為了計劃的照常實施,他必須找到一頭夠強的荒獸。自己的嗓子在這等叢林肯定是不夠用的,可荒獸吼聲大,只要將心急的國老院人引到荒獸領域,再將其激怒,不說整個萬靈谷,就算大半個區域,都能注意到此處。那便是夏蕭想要的效果!

  落地,夏蕭手掌觸及地面,木行之力在他腦海中繪制別樣的地圖。

  “找到了!”

  夏蕭嘴角一掀,身形如風,竄上一棵樹,跳到對面的樹枝上,摘下一顆泛著玉色的果子。果子甘甜可口,汁也不少,夏蕭幾口啃完,將其猛地一甩。

  咻——

  地面揚起土時,夏蕭身形已消失在原地。

  很快,山間流嵐增多,夏蕭看著手中的靈藥,眉頭一皺。

  手中靈藥也是顆果子,可和下午找到的沒法相比。夏蕭一邊啃,一邊想著辦法。

  他走錯方向了,真是出師不利!

  在萬靈谷中,因為方向感極差,夏蕭只能通過靈藥的差別來辨別里外。因為萬靈谷和荒獸森林一樣,越是向里,元氣越充盈。這靈藥反應的,便是這等差別。要想找到足夠強的荒獸,必須朝內部去!

  雖然夏蕭也能通過木行之力感應,可萬靈谷太大,那三公里的狹小范圍,元氣波動變化極小,沒什么用。

  呼——

  一絲涼風吹過,四周的霧越來越濃,空氣也冷了許多。吸一口入肺,令人直打顫。夏蕭清楚,濃霧表明晝夜更替,目的是讓他們自行記時!

  即便身穿厚裘,夏蕭的身形還是微微顫抖,從小背包里又扯出一條卷在一起的薄毯裹在身上才算好些。

  從現在起,夏蕭將等濃霧散去,太陽升起。至于夜間趕路,夏蕭沒準備那么做,太過危險。

  按道理說,擁有木行之力的修行者根本不怕這種情況。可萬靈谷在符陣當中,這迷霧更是王朝中人施展的手段,他根本感知不透,唯有等。

  夏蕭呼出的冷氣很快和霧氣融為一體,雖冷,可他能忍。來之前他就預料到了這種情況,可比起雪龍道口和蒼云頂,此時簡直微不足道。蜷縮起身子,夏蕭坐在樹枝上,抱著自己的雙膝,堅毅的雙眼逐漸閉上。

  夜晚漫長,萬靈谷也格外死寂,似空無一人。

  最西部的斷崖上,圣上起身,回到宮中,眾人也都散去,只剩那青年教員,還在看谷中動靜。

  此時谷中迷霧一片,但在他眼里,一切清晰明了。不過最讓他上心的,還是夏蕭!

  一刻前,夏蕭四周有一位國老院人路過。

  來到大夏王朝的這些天,他們通過自己的渠道得知姒不溫對夏蕭不利的事,并找到其爪牙。可那人和夏蕭擦肩而過,根本沒發現后者就坐在百米外的樹間。夏蕭的木行之力讓其猶如一顆樹,混在叢林之中,令人難以辨析。

  遠處,姒營來勢洶洶,和其他四人一樣徹夜尋找,可想其兇狠居心。

  不知過了多久,方海出現在青年教員身邊。

  “如何?”

  “七日內,他們必定相遇。”

  方海雙手背后,暗自搖了搖頭。

  “鬧吧,隨便怎么鬧,我們都要定他了!”

  方海語氣冷淡,可已下定決心,這是寧神學院最高掌權人——副院長下的決定,他必將認真執行!

  名叫川連的青年教員聽之,雙目再次看向符陣。這小子如果知道自己有這等后臺,肯定早就橫著走了。其實他不了解夏蕭,即便后者知道,也依舊做自己的事,就像他對遠道而來者的身份早就沒了興趣,不會像鄉村野夫,覺得自己了不起,便傲慢跋扈。

  “領隊,這國老院大長老太過囂張,是否提醒一下夏王?”

  方海一聽,眉頭微皺。川連一見,燈籠下的面孔帶起歉意,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抱歉。”

  “川連,你曾是大夏王朝一員,我明白你的心情,看到王朝這般混亂,心里一定不好受。可自從你成為教員起,便是寧神學院的人,該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多謝領隊教誨,是川連心亂了。”

  川連自然是強者,可在方海眼里,還是太過年輕。既然年輕,犯錯倒是正常事。

  “這國老院自以為目光長遠,實際被世間的權勢和野心蒙蔽,就像你之前所說的榮城人一樣,沒什么本質差別。但他們眼前的權勢誘惑太大,一旦出手,便收不回去。”

  方海依舊淡然,心中的一汪平靜之湖沒有半點漣漪。川連暗自佩服,他還要更加精進修為才是,不能一直望其項背。

  兩人一身白袍,即便黑夜也難以抹上半點烏色。寧神學院的教員,可不是凡人所能及的。待濃霧略散,破曉之時,第一位觀眾披著裘衣,來到廣場。

  那是薈月,她看到符陣中的夏蕭時,有些心疼,可也祈禱,希望他平安歸來。

  符陣中,夏蕭睫毛上布滿冰霜,頭發也被凍住。當第一縷光射進山谷,四周的濃霧慢慢散開。夏蕭近乎條件反射般站了起來,隨之落地。

  手掌觸碰地面,夏蕭確定方圓三公里無人后才算松了口氣。夏蕭睡前記著自己該去的方向,這才繼續行動。

  夏蕭這一走,便是七日,七日找到靈藥十一株,皆吞食。現在沒時間將其制作成藥丹,只有如此。而夏蕭停下時,臉上終于浮現一絲興奮。

  “就是你了!”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