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怒海狂少 > 第64章 有姐夫的小舅子

第64章 有姐夫的小舅子

  “別介!姐夫你可是我親姐夫啊!你趕緊跟我說吧,我怎么樣才能成為明星?”

  付連城眉頭微微挑了一下:“你真的想知道?”

  葉佰嘉猛地點頭:“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想知道。姐夫,好姐夫,你快告訴我吧,我都快急死啦!”

  說話間,付連城一把扯過葉佰嘉,在他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

  葉佰嘉聽了之后,不由得眼睛一亮問:“真的?”

  ……

  涼城一家茶樓的貴賓室內。

  趙北林靜靜地坐在茶桌前。

  在他的前面,一共站著七個人,這些人都是趙北林的徒弟。

  雖然,相比起張全武和馬儋,這些人的實力弱了一些。

  但是,對付涼城這些小嘍啰,綽綽有余。

  這時候,趙北林的眉頭,突然微微抬了一下,問道:“怎么沒有看到小八?”

  站到隊伍倒出第二個的壯漢說:“師傅,小八去的地方是老城區,那邊有點堵車,可能還需要再晚一點才能回來。”

  趙北林微微點頭,看著一眾徒弟,問:“你們這次出擊,有沒有遇到把馬儋和小五廢掉的那個男人?”

  眾人同時搖頭。

  其中有一個人說:“師傅,根據我的了解,那個人是劉德的貼身打手。”

  “只要找到劉德,就能夠見到這個人。”

  話音落下,邊上就有人搶先說:“師傅,我現在就帶著自己的弟兄,把那個劉德抓過來,把他們的雙手雙腳打斷,交給師傅發落。”

  趙北林正要開口說話,房間門突然被人推開。

  只見一個鼻青臉腫,垂掛著右手的黃毛混混,急急忙忙地跑了進來。

  “師傅!師!你要給徒兒做主啊!”

  黃毛直接就跪在了趙北林面前,聲淚俱下地將酒吧里面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趙北林一聽這話,眼睛當下就亮了。

  “你是說,那人一招就把你的手給擰斷了?”

  黃毛連連點頭:“師傅,那家伙出手很快,徒兒還沒有反應過來,手就已經被他給抓住了。”

  “而且,那家伙的手勁很大,無論徒兒怎么使勁,都沒辦法掙脫。”

  邊上有人立即說:“師傅,看樣子這個人就是劉德身邊的那個打手。”

  趙北林伸手摸著自己一撮小胡子,若有所思。

  邊上立即有兩個壯漢主動請纓:“師傅,我們現在帶人去那間酒吧,把那混蛋帶過來。”

  趙北林想了想,伸出手點了四個徒弟,對他們說:“你們馬上去酒吧!”

  “是!”

  趙北林的徒弟,都是以很能打出名的,平時在省城都是橫著走的野蠻角色。

  當下,四個人開著車,氣勢洶洶地抵達酒吧。

  這時候,有很多工作人員正在打掃清理。

  他們看到又有一群人沖進來,一個個嚇得都龜縮在角落里。

  酒吧的舞臺上,葉佰嘉還抱著一把吉他,在那里悠然自得地彈唱。

  吉他聲戛然而止。

  葉佰嘉這時候突然站起來,他伸手指著眼前眾人,放聲呼喝。

  “你們這些人竟然還有膽子再來?”

  “就不怕我再把你們打成落水狗一樣嗎?”

  沖進來的這先人,看到葉佰嘉這細胳膊小腿的姿態,不由得轟然大笑。

  其中有一個大搖大擺地走到葉佰嘉面前。

  二話不說,抬起腳就朝著葉佰嘉的胸膛踹了過來。

  而就在這一刻,葉佰嘉身后突然有一顆瓜子彈了出來。

  這顆瓜子非常精準地打在了這個壯漢的腳背上。

  頓時,壯漢發出一聲慘叫。

  接著,他整個人倒著飛退,重重地摔在了剛剛擺好的桌面上。

  這一刻,眾人不由得蒙了。

  從他們的角度看上去,就好像是壯漢的腳,踹在了葉佰嘉的身上。

  結果被葉佰嘉的身體,給震得反彈了出去。

  誰又能想到,在葉佰嘉背后的暗地里,付連城手里抓著一把瓜子,正悠然自得地站著,同時他身后還站著了一整排的人。

  付連城算準了這些人還會再來。

  他精心策劃的一場戲,也就這么開演了。

  按照付連城一開始跟葉佰嘉和葉小晴講好的“劇本”。

  他打算把葉佰嘉打造成一個為了自己夢想,奮發圖強的有夢青年。

  首先,葉佰嘉是一個愿意為夢想放棄一切的人。

  盡管家里有集團公司,但他還是背著一把破吉他,在酒吧里當駐場歌手自給自足。

  他從來不會向自己的父親和姐姐要錢,身邊不僅沒有那些跑車**,甚至連一輛電瓶車都沒有。

  然后,付連城要樹立起葉佰嘉光輝的形象。

  “媽的,這小子身上很邪門。”那個被彈飛的壯漢,罵罵咧咧地爬了起來。

  他抓起旁邊的一張椅子,大喊大叫著再次撲向了葉佰嘉。

  黑暗處,付連城手里抓著一顆瓜子。

  他動作非常迅速地將瓜子彈飛了出去。

  這顆瓜子在空氣當中,以快到肉眼沒有辦法分辨的速度,打在了壯漢手中的椅子上。

  從眾人的角度看過去,這張椅子恰好拍在葉佰嘉的頭上。

  只不過,在打中葉佰嘉頭的一瞬間,椅子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反彈了出去。

  這時候,在暗處的付連城云淡風輕地吐出兩個字:“動手。”

  葉佰嘉立即揮舞拳頭,對著壯漢的胸膛打去了一拳。

  與此同時,一顆瓜子順著葉佰嘉的手臂,幾乎是同時打在了這個壯漢的胸膛上。

  只聽壯漢發出一聲慘叫。

  這一次,他的身體就像是皮球被一腳踹飛般,重重地飛退。

  直到身體摔在了二三十米開外的墻壁上,這才掉落在地。

  葉佰嘉仰起頭,一身浩然正氣撲面而開。

  他抓起面前的話筒,指著眼前眾人說:“我告訴你們,只要有我在,就絕對不會讓你們在這里放肆。”

  聞言,幾個壯漢混混彼此對視一眼。

  他們紛紛露出猙獰的面容,統一朝著葉佰嘉撲了上來。

  付連城這時候打了一個響指。

  站在他身后的王寬宏等人,就像是從樹林里撲出來的狼,一頭頭嚎叫著,沖向那幾個壯漢混混。

  也就幾個回合的功夫,趙北林精心培養出來的打手,就被王寬宏他們打趴在地。

  這些人一個個哀叫的同時,也是驚駭無比地意識到,在這個小小的涼城,竟然有這么一批實力這么強悍的人。

  葉佰嘉從臺上慢慢地走下來。

  他站在這些人面前,酷酷地說:“今天我心情好,放你們一馬。”

  “如果你們不識相,下次再來的話,就不用走了。”

  說完,葉佰嘉把頭一仰,就帶著王寬宏等一眾小弟,意氣風發地走出了酒吧。

  剛出酒吧,葉小晴就開車停在了葉佰嘉前面。

  車子啟動,葉小晴載著葉佰嘉迅速離開。

  “姐,我剛才帥不帥?”

26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