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朽道魂 > 第1640章 大婚(中)

第1640章 大婚(中)

  洞房里的一切都早已布置妥當,大紅綢緞纏在房梁上,垂著朵朵彩球,地上鋪滿了泛著淡淡甜香的粉色花瓣,雖裝飾得有些艷麗浮夸,卻也格外的喜氣洋洋。

  這時候,屋里除了玉凌和紫塵若,就只剩下了歸云和冬末。

  歸云非常霸道地將其他人都攆走了,自己卻厚顏無恥地留了下來,說要見證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

  “你怎么不去看看念小白?”玉凌被她直勾勾地盯著,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他那邊流程都走完了。”歸云理直氣壯地道。

  玉凌只好又看向冬末。

  冬末無辜地眨著眼睛:“那個……你們就當我不存在好了……”

  說著她便進入了幽冥狀態。

  歸云接著催促道:“快啊,別墨跡了小凌兒,我手都舉酸了!你把我當個背景墻不行嗎?”

  只見她雙手捧著一塊半透明的晶石,上面隱隱流轉著七彩華光,映射出房間內的景象,栩栩如生。

  這個就是可以充當錄像功能的照影石了。

  “其實吧,你舉不舉著都沒影響……”玉凌想了想還是提醒道。

  “憋跟我廢話,你再啰嗦塵若姐都要睡著了好不好!”歸云恨鐵不成鋼地道。

  紫塵若不禁嗤地輕笑了一下,倒是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

  “塵若……”玉凌突然喚了她一聲。

  “嗯?”

  她抬起頭,忽覺面上一輕,似乎有什么東西被微風悄然拂去,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是大紅蓋頭被挑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玉凌熟悉的面龐。

  對視之間,竟仿若永恒。

  玉凌端起一杯酒,遞到了她的手里,短暫的寂靜后,好似所有華麗的辭藻都被他忘卻,最終只說了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言語。

  “塵若,今天你真美。”

  說完,他忽然察覺到這句話有很明顯的問題,又補充道:“那個,我的意思是,一直都很美,今天格外的美。”

  歸云忍不住嘀咕道:“總感覺這句話槽點更多了喂……”

  “那要不然你讓我怎么說?”玉凌面無表情地道:“塵若,你臉上有點東西。”

  “啊?什么東西?”紫塵若有點緊張地摸了摸臉。

  “有點漂亮。”

  話音落后,屋里余下的……只有沉默。

  三秒鐘后,歸云捶桌狂笑,笑著笑著就滾到了地上。

  “這樣說,你滿意了嗎?”玉凌繼續面無表情地望著她。

  “哈哈哈……小凌兒,你實在是……哈哈哈哈,是個人才哈哈哈嗝……”

  冬末趕緊從幽冥狀態切換回來,扶起已經快要笑死的歸云,小聲道:“要不咱還是撤吧,我感覺玉大哥對咱倆的怨念已經快化作實質了……”

  “撤什么撤啊哈哈哈,小凌兒你這么不會說話……遲早會被塵若姐打死的你知道嗎哈哈哈……”

  冬末艱難地將歸云拖出了門檻,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那個,玉大哥你們繼續,我們待會兒再過來哈。”

  于是世界終于安靜了。

  紫塵若眨了眨眼睛,帶著一絲笑意道:“玉凌,你是不是有點緊張,才非要把她們都攆走啊?”

  “本來沒什么的,但被她倆一直盯著,我提前想好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玉凌輕描淡寫地就將他不會說話的鍋甩了出去。

  在沒有旁人圍觀的情況下,他頓時自在了不少,和紫塵若喝完了交杯酒后,后者突然伸出手,拈起了他的一根頭發。

  玉凌微微一怔,看到紫塵若也拔下了她自己的一根頭發,然后很是認真地綁了個結,放入了她早就備好的錦囊中。

  “好了,時間不多,你幫我把杏兒喊過來,我得換身衣服再出去見賓客,說實話這一身還蠻重的。”紫塵若又道。

  “沒事兒,今晚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聊。”

  玉凌笑望著她,在胭脂的掩蓋下,也看不出紫塵若臉紅沒紅。

  一出門,玉凌便看見杏兒在外面探頭探腦地張望著,后者猝不及防地撞見他,嚇得連退了兩步,慌亂道:“啊,玉大哥……我、我沒有偷看,我剛來。”

  “塵若剛好找你呢,你快進去吧。”玉凌也沒去計較。

  “哦哦,好的。”杏兒一溜煙地鉆進了屋。

  “我說阿凌……”

  旁邊忽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玉凌一轉頭,正看見念羽白蹲在隔壁房門口,幽怨地瞪著他。

  “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后面還有這么多事兒啊!”

  “那不然你以為呢?”玉凌毫不客氣地反駁道。

  “我以為拜完堂就完了呀!直到剛剛熙月才告訴我,下午還要一圈一圈地走完所有賓客的桌席,晚上還會有人鬧洞房,直到午夜才特喵的可以結束?!”

  “本來就是這樣啊。”

  “那我剛才豈不是丟人丟大發了,還是在元老的面前……”念羽白兩眼無神地望著天。

  “沒事,大家的內心都沒有什么波動,甚至還覺得非常的正常。”

  “哦,謝謝,有被安慰到……安慰個大頭鬼啊!”念羽白絕望地咆哮道。

  在念小白獨自沮喪了半小時后,柳熙月和紫塵若終于雙雙從屋內走了出來。

  去掉了一些“累贅”之后,紫塵若的步履顯得輕快了很多,平日里素來習慣穿淺色衣裙的她,在鮮艷的大紅喜服的映襯下,仿若盛放的紅蓮,更顯傾城姿容。

  而同樣是一襲紅裙,柳熙月則顯得嬌小而柔弱,如同初綻的早櫻,純美動人,讓人想要傾盡一生去守護。

  “念大哥……”她脆生生地喚了一聲,微低著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還叫我念大哥啊,是不是得改個口了?”念羽白看見她出來,頓時精神一振,一挑眉道。

  柳熙月的臉更紅了,聲音微如蚊吶:“夫、夫君……”

  “啊?什么?我沒聽見。”念羽白故意道。

  “夫君……”柳熙月羞得快要無地自容了。

  “還是聽不太……”

  念羽白剛說了半句,玉凌就沒好氣地推了他一把:“行了行了,有完沒完,咱們都要遲了。”

  “我看你分明就是嫉妒!”念羽白半帶得意半帶挑釁,那模樣兒一萬個欠揍。

  紫塵若也看不下去了:“柳師妹臉皮薄,你還非要欺負她。熙月,你可聽我說,以后他再吩咐你什么,你可以拒絕的。”

  “哦……”柳熙月小聲應道。

  “夫君,我們走吧。”紫塵若說著便主動挽著玉凌,向前廳走去。

  念羽白呆若木雞:“什么情況,紫師姐又精分了嗎?這是假的紫師姐吧!”

  “你還走不走啦?”柳熙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再不走我可不等你嘍。”

  “別啊熙月。”

  眼看著就剩他一人還呆在原地,念羽白趕忙幾步追上,拉住柳熙月的手,一起走出了后院。

26选5技巧